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沈裴】是你

   想写沈裴想到睡不着
第一次发文有点鸡冻x
讲的大概就是沈炼生无可恋投河自尽看到自己一生,然后裴大人重生去找他的故事。

       冷,这是此刻沈炼唯一的感觉。
  裴纶说人死之前好像会跳出自己的一生?他始终忘不了那个下午,裴纶淡淡的微笑。
  周围全是水,阳光从水面上照射下来,在他身上留下点点斑痕,可沈炼却丝毫不觉得暖。
  终于,就在自己不小心吸了一大口水进嘴后,眼前终于浮现出了那一幅幅往年的画面。他一度以为自己所看到的应该会是妙玄,哪怕是周妙彤。毕竟是自己真心对待过的两个女人,即使谈不上爱。
  可他却是猜错了,眼前一张大大的圆脸破坏了北镇抚司沈炼一生唯一一次“浪漫”的幻想。
  许久不曾看见过他,依旧那么圆圆的,傻傻的,不论何时都那么开心,像一个刚刚领到糖的孩子(雾,像午后慵懒的阳光。两人初次单独见面便是在这样一个下午吧。
  “裴大人,你就非要和沈某过不去?”
  “对,你知道我在锦衣卫上下唯一一个兄弟,他叫殷澄。”
  殷澄他,也是我兄弟啊。
  可我又何尝不想告诉你,我也想做你的兄弟啊。
  
  再一幕浮现,便是两人同妙玄一起躲在屋檐下。
  “哎我说你们是不是睡过啦”
  那么天真,耿直。
  只可惜再也见不到他了吧。
  
  沈炼闭上眼睛,可最一幅画面确是如何都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始终忘不了那个下午,裴纶淡淡的微笑,鲜血染透了他的外衣,如同那天天边的夕阳,妖艳中夹杂着一丝凄凉。
  “裴兄...裴纶...”沈炼在心中低低唤着他的名字,感受着温热的眼泪刚刚流出眼角便被周围冰冷刺骨的水包裹起来。
  “裴...纶...”声音逐渐低下去,自己恐怕真的要死了。
  沈炼自诩从不怕死,锦衣卫为官多年,执行任务时从未怕过,可事到如今,真的离死近了反而感到不舍,只可惜。
  可惜这一生,不曾向对的人表露过。
  好像听见裴纶在叫自己呢...
  
  “沈炼!”
  “沈炼!”
  “沈...沈炼,老子好不容易回来,你就这样欢迎我?”沈炼,你若赴死,我必相随。
  
  模糊间听到重物落水的声音,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沈炼睁开眼,是裴纶。此刻心中只剩下一道声音。
  扳过对方的脸,他粗暴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裴兄,是你。
--------------------------------------------------------------------------

好像有点短喵喵喵?看完电影被这对cp迷得死去活来x
文笔渣请轻喷

评论 ( 10 )
热度 ( 16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