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鹤聪】妖 (中长/HE)

写着写着写跨年的文
又入北极圈...手动产粮
想写长篇,这篇大概算序章 
我尽力不改动原剧人设了   文笔烂ooc请轻喷   
  
  
  
  
  洪思聪特别喜欢画浓妆,每次要糊得比房东太太还要妖艳才好,小白每次都笑他明明是只正统短毛猫,一定要搞得gaygay的。
  洪思聪每次都笑笑,不会告诉她那些英国佬都是gaygay的。小白太单纯,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犯那么多事儿从来不会被抓到,洪思聪说是因为他厉害,她在持怀疑态度地叫嚣了一阵儿后也就放弃了,管他使了什么把戏,结果对自己是有利的就好了。真是单纯的小狐妖,后来洪某司机这么想。
  不过其实洪思聪也不希望小白知道这些事情,要不然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搁?
  
  
  云中鹤算是一只厉害的妖了,虽是一只不叫人喜欢的秃鹫,却一步步从妖管局底层爬到了局长的位置,可谓前途无量,叫很多妖羡慕。
  别的妖也羡慕洪思聪,说他跟局长混的熟,惹事儿也不怕,不但没被抓进去还能升官。洪思聪心说那是你们不知道小爷我的苦,但碍于局长人还在这儿呢,被人传出去多不好,不讲出来,只是挤出一个妖艳的笑容,道:“我也是凭自己努力上来的嘛”
  努力?一旁云中鹤脸上浮起一层意味不明的浅笑。别的妖看了只当是他欣赏洪队QQ,更加羡慕人家,洪队看在眼里,那叫一个暧昧。
  
  
  他本以为两人会以这种关系长久地过下去,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对方会背叛自己。那天他拖着自己的腿倒下时,云中鹤清楚地看见了他眼里的失望,也许还有一点点绝望。他是有那么一点得意的,他若是开心便随了他罢。
  只是,那句“我云中鹤只会在万里高空才展翅飞翔”如今听来却是无比讽刺。
  当云中鹤浴血奋战从一大堆妖精中挣脱出来时,洪思聪只是因脱力而瘫软在地上,做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却不曾真的放下警惕。
  到头来还是不相信我。
  当他带着残缺的翅膀被白狐扇出去的时候这样叹道。
  到头来他还是不能为我而改变。
  当他捡起那个小音箱想着。
  
  
  洪思聪对着镜子补补妆,还是淡。
  云中鹤带着手铐给翅膀顺个毛,还是乱。                   
  占tag致歉

评论 ( 5 )
热度 ( 115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