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鹤聪】妖 (2) (中长/HE)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我会继续加油的! 
学校不让用手机,抱歉之前一直没有更新  
我尽力做到周更!  
  
  
  
  
  
  当洪思聪站在病房门口看见他时,即使做足了准备,却还是感到心像是被揪紧了。他知道这种形容很蠢,但此刻他心里只剩下这种快餐文学式的形容词了。
  他瘦了一圈吧,也许两圈?灰白色的病号服套在他一米八的身上显得那么宽大。他背对着门坐在床上,即使少了一分戾气却依然让人不敢靠近。
  边上两个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上前说着什么洪局长身子较贵,不要在医院这种地方多呆之类的话,被洪思聪瞪了一眼便不敢再发话。
  “开门,”洪思聪开口,见对方没有反应,有补充道,“我要进去。”
  医护们面面相觑,纠结着不敢上去,洪思聪见他们都没有反应,索性上前伸手攥住一个人脖子上挂着的门禁卡,拽着他刷开了门。几个怂包见状一溜烟儿的就跑光了,顿时整个楼道里只剩他们两个人。
  他强压下心中的百感交集,踩着靴子走进病房里。两人似乎挺久没见了?洪思聪这么想着顺手带上房门,又关掉监控,静静地站在他身后。
  “洪大局长怎么还有闲情来看鄙人?我以为,洪——大局长都日理万机,已经忘了我了?”一开口就这么尖酸刻薄,洪思聪几乎瞬间就炸了。
  “我...你他妈...我忙的很!早应该把你忘了...”
  眼看云中鹤式咆哮又要被逼出来,猫妖立刻换了副样子,很是柔顺地说:“说正事儿,我是来带你回去的。”
  “回去?”
  “去我家。你那宅子被小妖们拆了。”
  “为什么”
  “他们说宅子违章了,想拆很久...”
  “我问为什么要回去!”
  “?”
  “比起你家,我更喜欢呆在这儿。”
  洪思聪愣了一下,随机又接上:
  “云中鹤你不要公报私仇”
  “这叫对人不对事。”云中鹤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恭送洪局长——”
  洪思聪很少看见这样的云中鹤,往日里的他从不会自己说一句跟上来呛一句,竟怼的猫妖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那就认怂,谁怕谁啊?他直接一屁股做床边上,“我没想到会变成那样...我可以帮你...”
  “你帮不了我。”
  “但是...”手臂突然被人一拽,洪思聪毫无防备地躺倒在病床上。抓着他手臂的手一施力,立刻在他手臂上留下及条红痕。woc我怎么碰上个抖S...洪思聪这么委屈巴巴地腹诽着,边上那人已经用一只手把他两只爪子放一起摁在床头上。
  云中鹤居高临下地看着洪思聪,突然有些燥热,索性用另一只手伸进了他衬衣里。猫科动物本来就比较敏感,被大型猛兽一摸猫妖瞬间缩成一团,在对方身体的阴影下微微颤抖着。
  这么色*情的一抖更加挑起了云中鹤的欲火,他的手直接撩开洪思聪的衣服,细细欣赏着他骚气的细腰,又变出些羽毛描摹着他的肌肉线条。他抚摸了一会儿后便把手伸到了腹部下方,变回正常人的骨节分明手,只隔着布料轻轻一捏,身下的人就控制不住地呜咽起来,像极了一只发情期的猫。叫的真他妈性感,云中鹤想着,正想继续手却被猫妖的爪子握住了,他还在想小猫什么时候把爪子抽回来了,就听洪思聪颤颤巍巍地小声说:“跟我回去...”
  云中鹤挑眉等他继续说下去。
  “我任你处置。”
  
  
  占tag致歉

评论 ( 5 )
热度 ( 115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