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鹤聪】妖 (5)

应该不算虐,吧
:-D


“...哎...就这样...不是,老大您也别生气...这种事情...哎老大您还在听么,老大?喂喂喂?...” 
  洪思聪瘫坐在办公桌后面,任凭桌上的手机“滴滴”响个不停。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手机频幕上自己用云中鹤一块儿拍的美拍闪烁着熄屏了。
  他只是不敢相信。
  
  前几日有人发现死了只猫妖,本来也没什么,查清楚抓了人给大家个交待便好,只是那只猫被查出来是近日与洪家吵的不可开交的家族小少爷。更巧的是,他死前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根黑色的羽毛,那种新长出来的、黑色的好大一片羽毛,还有目击者说看到一只大型鸟类在事发后飞离现场,大概是秃鹫之类的鸟...种种迹象都指向云中鹤,偏偏这两天他又确实没住家里——说去办事。
  他本想先把事情压下去,无奈那个家族就瞅准这个时期造出好些谣言,又天天蹲妖管局门口盼着能逮住谁。又能逮住谁?他们明知道人确实不在里面。这么做无非为了吸引媒体,说什么“云中鹤本性难改又出来害人”,公关部门又持续工作几天却始终抵不过广大人民群众,这年头谁不希望多出点乱子?就连广场舞大妈们都希望有点事儿可以磕巴磕巴。
  洪思聪有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可惜如同前几十次一样,回应他的还是只有那句“您好,我是云中鹤,请留言。”冰冷冷的让人听了好不心寒。
  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解释,云中鹤失踪了。他早该想到的,他刚刚拜托那一大堆烂摊子又有什么事可以办?
  洪思聪闭上眼睛。不管怎样,我会尽全力保住他,至少不要让他再为我遭一次罪。
  
  
  他早该知道那是个计谋。
  从他接起那个电话时就应该知道了,只怪自己对那蝙蝠精太冷淡了吧。
  她用食指轻轻敲着桌面,在宽敞的宴厅里造出一连串令人心烦的回声,催促着云中鹤,进一步逼迫着他,折磨着鸟类一颗小小的、脆弱的心脏。
  云中鹤看着盘子里一块猫的肝脏,恶心的快要吐出来。他在害怕。
  他在接到那通电话后抱着保护猫的心态到了约定地点,却被蝙蝠大军包围,关在这个富丽堂皇的宴厅里近一个星期,清楚的知道这个宴厅两边的墙都是空心的。如果此刻他拒绝了,那么迎接他的只有破墙而出的蝙蝠大军。
  他倒不怕这个,只是如果没有了自己,他不确定洪思聪要怎么一个人孤军奋战,一个人面对之后必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体内不稳定的狂躁症又要被逼出来,他不动声色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前面,蝙蝠精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身边模糊的黑影。他下意识要抬手劈过去,脖子上先传来一阵凉意。
  她用餐刀的刀侧轻轻摩挲着云中鹤的脖颈,
  “所以,云先生,您意下如何?”
  话语末了语调一转,尖锐起来,直直扎进他脑子里。
  他终是没有敌过这个女人,伸手接过架在脖子上的刀阁下一小块猫肝放进嘴里。
  “...合作愉快。”
  
  云中鹤与前妻即将复婚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妖界。
  所有妖都以为他会与洪思聪在一起度过余生,不料现实也如同清宫剧一样喜欢剧情突变。官方回应称,两位非常感谢洪思聪把云中鹤从精神病院里捞出来,也因此可以不计前嫌,往事一笔勾销。这都哪儿跟哪儿?!所有人都被云中鹤的冷漠所震撼,不过这到也符合往日人们心中他高冷,淡泊,孤傲不群的形象。蝙蝠们甚至故意煽风点火说洪思聪才是那个破坏夫妻感情的小碧池,故意勾引云中鹤好羞辱昔日的局长...故事越来越离谱,关键当事人没一个出来说话。再后来人们都宁可相信那个离奇的故事,连妖管局里上班的人看到洪思聪都要绕道,还有人传闻说那只死掉的猫是洪思聪设计陷害云中鹤用的...
  总之,一夜之间洪思聪就成了千古大罪人。
  
  两人再次见面是事情几天之后,洪思聪疯了一样地冲进蝙蝠精的豪宅里。
  一见面猫就是一顿狂抓,云中鹤却只是忍着痛任由他胡闹。半晌,洪思聪终于冷静下来,红着眼眶看着他,眼妆还不及黑眼圈浓。
  “云中鹤,你...你在这里干什么,跟我回家...”声音颤抖着,字字扎进他心里。
  然而他只是故作好笑地看着他,淡淡道:“我在未婚妻家里不应该么,你还是快回去吧,被人发现对你我都不好。”
  “云中鹤你,你真的喜欢她么?”
  “...洪局长,请回吧。”
  “我求你,就回答我这一个问题!告诉我,你还喜欢她么?”猫红着眼眶喊出来,送死抓住对方的袖子不让他离开。
  云中鹤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是,我喜欢她!”语罢抽出袖子转身便走,留下猫在原地黯然神伤。
  
  喂,你听得见吗,
  我只是,
  我只是没有说出口,我喜欢她,但我爱你啊。
  云中鹤回头,走廊那一头早已没有人影。
  
  
  

评论 ( 6 )
热度 ( 51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