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鹤聪】妖 (6)

我终于回来了。。。
这两天忙到炸,更出来的东西异常短小(还不精悍
(闭嘴我在说什么



洪思聪还是辞职了。

他从未想过会离开妖管局,离开曾经他深爱着的地方。当初死活求着他爸说要进妖管局工作就是为了云中鹤吧——曾经他是那么高高在上,可如今云中鹤也因为自己离开了妖管局,被自己挤下局长的位置。离开,反倒显得理所应当。

洪思聪把最后一瓶藏在储物柜里的红酒放进收纳箱里,却看到储物柜底部一张粘上灰了的照片,他初次进入妖管局时新人合影。那时他是那一届里最棒的新人,就站在云局长旁边。看着那时稚嫩,还没有画上烟熏妆的自己,洪思聪自嘲地笑笑,旁边云局脸上依旧是那种军事化的微笑,那时候他还这么骄傲。也许,现在也挺骄傲的吧...

他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将照片塞进口袋里。

“老大...”

他回头,马屁精站在门口。

其实他还挺担心这伙跟着他混的猫妖的,等蝙蝠精指派的新局长一上任,估计他们都得被开掉。

“老大你真的要走吗?”马屁精倚着门,脸上写满愤懑,“就因为那个云中鹤?”

“不只是因为他。我只是...最近有点累了,休息会儿吧。”洪思聪也不抬头,刻意避开他的眼神。

“老大...不管怎样,我们永远站在您这边!我们...”

“你先回去吧...”

马屁精走了,顺便带上了们。硕大的办公室里只剩洪思聪一人和一只小猫,真正的猫。

“猫,你也回去吧...找个好人家。”

那只猫睁大了眼睛看着洪思聪,转而迈开腿跑走了。

“再见...”

再见。

再次站在家门口,却同几十年前离开家一样,孑然一身。洪思聪下意识想要拨开挡在眼前一撮红毛,手一捞才想起来自己这才刚刚剪了头,一头挑染的红色也全给染了回去。叹一口气,他叩响门上两个狮子环。过了挺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他刚要再敲两下,门又开了,一个陌生年轻女人站在里面。

“呃,请问...”

“小少爷是吧,老爷在里头等你。”女人开口,也不解释就直接把他引入正堂。洪父却是已经坐下,冷眼看着自己。

“爸...”洪思聪迈进屋里,那女人就径自走了。

“跪下。”

“?”他一愣,“爸?”

“跪下!呵,你现在倒好,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我的话你都不听了?”洪父直接避开他的目光,不与他对视。

洪思聪也听出话里的意思,再犟下去老头子怕是真的要来大的了,双膝一软只得跪下来道“爸,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局里的事情我已经放下了,现在就专程回家来孝敬您和妈来了...”

“少在我这里耍嘴皮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回来?定是要闹的我们洪家声名远扬才肯罢休么?好一个云中鹤,一只秃鹫可以把你折腾成这样?”洪父拂袖站起来,是要往外走。洪思聪从小没少被训,可如今头一次看到父亲如此动火,鼻子一酸,愣是咬紧牙关没有让眼泪下来,手一伸讨好般地拽住他的袖子,却被他抽出来,“还有,别再叫我爸...我的儿子...呵...”洪父走到玄关却又停住,“...哪有你这么不堪一击。”

洪思聪猛然抬头,只看到外面滴滴答答开始下雨。

猫这种生物,总是神不知鬼不觉。

他站起来,用手轻拂去膝上并不存在的灰,转眼间却看见那个女人站在边上。

“小少爷...”她开口,依旧是那种冰凉的声音。

“你是?”

“我是这里的管家,少爷您...”

“新来的?”

“有一阵子了,少爷从未回家,自是不曾见过我。”听到她的回答,洪思聪本不想再生事,转念间又想起老爷子那句“我的儿子不会不堪一击”,虽说他那是在气头上,说的话也决绝了一些,可洪思聪似乎又悟出另一层含义。

年轻的女管家还在边上候着,洪思聪猛然拽住她的手,“你是什么妖?”

女管家一愣,又热不冷地答道,“我是丹顶鹤。”

“哈哈哈...好!正合我意,请问你是否可以帮我一个忙?”

“少爷的意思是?”

“抱歉,你叫什么?”他也不回答对方,只是持续自己的问题。

“...少爷可以叫我白鹭。”

“...”鸟类都喜欢给自己起别的品种的名字是么。。。

“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我。”

评论 ( 6 )
热度 ( 58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