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鹤聪】妖 (7)

依旧短小x



天早已黑了,洪家宅子里只有寥寥几点灯光,洪思聪轻轻吹灭台上的蜡烛,心里抱怨着老爸为什么要把房子装修成这种样子,连空调也不让开。

他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在黑暗中抹了把脸,猫瞳显现出来,鲜黄色的光在房间里闪烁着,和月光缠绵着,诡异十分。忽的月光就没了,他抬头,预料之中地看见云中鹤扑棱着翅膀落在窗边。

“洪思聪,”月光给他黑色的翅膀镀上一层银,翅膀早已长回了原来最完美的样子,洪思聪却如何不觉得好看了。“洪思聪...”

“云局,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猫妖自然没有表现出意外,斜眼看着他。

他听着对方的话一愣,随即便想起了几个月前在精神病院里,自己也是这么呛的他。心里想着风水轮流转啊,又觉得格外心痛了,这次他一定特别受伤吧。

“...”想开口安慰他,平日里逼得嫌疑人束手无策的口才偏偏离自己而去,冲上脑子的只有一些杂乱的古诗词,云中鹤懊恼地收回翅膀,仿佛这么做就可以补救一下鸟类小的可怜的脑容量。

“云局若是没有什么事儿,请回吧。我看您在这儿杵着也没什么要说的吧?”洪思聪终于正过脸看他,眼神却是无比冷漠的。

“明天,是我的婚礼了...”

“我知道啊。”

“你会来吗?”

云中鹤满怀期待的看过去,却看见猫儿刚好也看过来,眼里满是明晃晃的笑意。他早已做好了对方拒绝的准备,“当然会去,”他几乎要沉迷在那笑容中了。

“...云局的婚礼,我这个前下属当然要参加,毕竟云局要找个女朋友多么不容易...”

云中鹤发誓他没有听出别的什么意思。

“...您要结婚了,我当下属的也该跟个风啊。”

他一愣,“什么意思?”

“呵,结婚嘛...”洪思聪似是不经意地说着,云中鹤早已按耐不住,“你要结婚!洪思聪你怎么不跟我说...”

“...现在还不至于。”

你这大喘气什么意思!!!

“不过到时候也给云局介绍一下我女朋友,仙鹤哦。”

云中鹤感到一阵反胃,“你有女朋友了?”

“怎么,难得云局对我这么关心啊?那看来明天肯定是要把他带过来让云见见了...”洪思聪还是那样愉悦地笑着,头一次刺痛了云中鹤的眼睛。他低吼一声,一把揪住了洪思聪的衣领,“洪思聪!难到你就不明白吗?!”

猫妖被迫抬头看着他,眼神中却并没有云中鹤所期望的答案,只是冷漠,还有一丝戏谑。“云局长还请把握好分寸——您可是有夫人的人了,被人看到不太好吧?”故意上挑的尾音,若在往日,云中鹤定是受不了这诱惑就地把他办了,可放在如今——

云中鹤终是放了手,一脸颓败地退后一步,不,不该是这样的,记忆里的猫儿总是那样顽皮地笑着,一次次把自己惹毛,再一次次自己贴上来厚脸皮地用带倒刺的舌头给他舔伤。自己从来都很享受这种被围着转的感觉,他从来都以为对方会永远围着自己转,不料他也会厌倦啊...

云中鹤又鼓起勇气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摸他的猫耳,对方一惊,不自觉地往后退。伸出的手迟疑在半空中,半响又缩回去。

“洪...”

“...云局还是请回吧,再待下去天该亮了。”

黑色的翅膀重新展开,扑棱了一下消失在窗前。洪思聪顺手关上窗,装作没有听到最后一句话,

等我。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