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鹤聪】妖 8

终于赶在零点前发出来了
新年快乐呀大家!
今天不发刀!!!




“...现在,让我们有请新人进场!...”

洪思聪静静拿着一杯香槟站在角落里,脸上浮着一层礼貌的微笑。

远处云中鹤无意中看到他,愣了一下,即刻快步向这里走来。洪思聪依旧刻意打扮过,不过今天没有画上标志性的烟熏妆,红毛也染回了黑色,看上去依旧是个乖巧的邻家男孩。云中鹤看得愣了神,怔怔地盯着他。

“云局,恭喜啊。”他不咸不淡地笑着,仿佛自己不过是个普通朋友罢了。

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臂,云中鹤皱眉,“你...”

突然走过来的女人打断了他的话,“思聪。”

云中鹤尴尬地松开手,看过去,却见洪思聪自然而亲昵地搂住她的腰。“宝贝,给你介绍一下,云局。”

“云局长好。久仰大名,”女人伸手与他一握,有迅速抽回去挽住洪思聪,“我叫白鹭。”

“我女朋友。”洪思聪笑着补充道。

幸福的笑容又一次刺痛了云中鹤的眼。

“那...那好,你们二位先聊着,失陪了。”云中鹤强挤出一个微笑,逃命一般跑了。

洪思聪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个惨淡的笑容,手刚想不动声色地抽回来,白鹭却已经早一步脱出来。

“少爷。”

“?”

“我看的出来,你们两个之间那点破事儿...”

“白鹭!别说了...”洪思聪恼怒地打断她,“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少爷,白鹭这是为了您好,有些事情...”

“别说了,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

白鹭也不多讲,当即就走了。

真是。。。极品。

洪思聪其实也没什么事,本来想着不过是来气云中鹤一气,如今虽说目的达到,但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前些日子那蝙蝠精闹出来的事情还导致大多数人不敢跟洪思聪喝一杯,况且他如今也不过是前任局长,爱理不理。洪思聪自己灌下几杯,也微微有了几分醉意,晕乎乎地就趴桌上了。其他人折腾了一晚上最终也纷纷散了,就留下仅剩的两三个人。

“洪思聪...”

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叫自己,洪思聪撑起来揉揉眼角,眼前有两个云中鹤。

“洪思聪!”

他又叫了一声。

那人摇摇晃晃地,又要倒下来。洪思聪急忙扶住他,“你你你...”

“洪思聪,洪...呕——”

酒气扑面而来,洪思聪面前的脸突然放大,“洪思聪,你知道,”

“啊?”

“我...呕——”

洪思聪翻个白眼把手架到云中鹤肩膀下,“你醉了,”

“没有,没醉!国破山河在,一枝红杏出墙来!你,你是红杏,我是飞将!”

洪思聪叹口气,架着醉汉回房间。

几乎是在他关上房门的一瞬间,那人却已顺手锁上房门,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把他摁在门上。洪思聪心里一惊,抬头看他,哪有喝醉的样子,眼里一片澄澈,正笑着看自己。

“你耍我?”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洪思聪瞬间亮出爪子。

“你以为,区区几瓶酒灌得倒我云局长?”云中鹤笑得张狂,也突然脸色一变。脸上已被小猫抓了一道。他张开翅膀阻挡小猫逃跑的路,紧紧攥住他的爪子。

“洪思聪。”

被点名的人躲闪着,想要避开他炽热的目光。

“我爱你。”

他停下躲闪的动作,扭回头看着他。

“我爱你。”

又说了一遍。

洪思聪开口,“...你为什么要和她复婚?”

“为了你啊。”

小猫睁大眼睛看着他,终于喵呜一声亲了上去,在对方嘴里一顿乱扫,终于被他推开。

在小猫不解的眼神下,云中鹤故作严肃地开口,“你知道,刚刚那个,只能算搅。”

“云中鹤我操你大爷!!!”

“你要操我大爷?”

“没没...唔...”

操你大爷。

“云,云中鹤!”

“?”

“新年快乐!”



评论 ( 9 )
热度 ( 50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