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沈裴沈】橘子 (中)

这进度怕是永远也写不到鹤聪了x
北斋第一助攻
不知道她愿不愿意画个同人图?(误


3

“哎...你说,这凌总旗没了,下一个调到我们头上的是谁啊?我看啊,人八成不是那什么北斋杀的,咱们凌总旗那身手,一般人哪杀的掉啊,我就觉得是沈炼!他们早有不和了,再说...”

那小官还没说完就被他那同伴拉到一边去了。

“你少说两句吧,记不记得殷澄那小子怎么死的?想跟他一样啊,积点德吧你!”

先前那小官努努嘴,也没再乘一时之快。两人一起躲在树荫下,远远看着裴纶和沈炼在北斋房子前面的空地上争执。

“...然后,凌总旗就这么死了?”裴纶挑眉看着对方,脸上写满了不信。

“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歹徒是用剪刀行的凶。”沈炼淡然道。

“凶器呢?”

“已经被您部下的人取走了。”

“沈兄再好好回忆回忆?这么重要的事可不能忘记了吧,要是知道不说,”裴纶凑近一些,笑得阴阳怪气,“可是欺君之罪呢...”

语毕也没有退回去的样子,只是摆回原来那副正经的样子,压低声音道,“沈兄,借一步说话 。”

沈炼会意,皱着眉仰头迎上去,“裴大人是故意整我呢!”也不等对方回话扭头就走。

于是那俩人就看到裴纶不屑地哼一声,也转身去找别的线索。扭头时刚好看到那两人,朝他们皱眉,“你们在这里呆着干什么!快点去干活!”于是两个一心想找茬儿的人只好灰溜溜散开去干活了。

沈炼面色不善地走过北斋那小院,叫边上几个跟着裴纶来锦衣卫也不敢打招呼,直愣愣看着他走过去,人没影了才想起来他也算这个案子重要嫌疑人之一,又没人敢站出来去把人找回来,只好乖乖呆在一旁。

沈炼走出了那院子,没怎么想,又转回那房子后边。那儿常年没人打理,荒草丛生,办事的锦衣卫也没当回事儿,就没派人看守。

等了一会儿,就看到远远裴纶从房子后面冒出来。

“沈兄,到没看出来,演技不错啊。”

沈炼没有理会他的调侃,直接切入正题。

“凌云凯,是我杀的。”

裴纶也严肃起来,斟酌一会儿,问道,“这北斋,和你什么关系?如此护着他,不像你的作风啊。”

“你知道我什么作风?”沈炼挑眉。

“没、没事儿,你继续。”

“这北斋,我是早知道了,你可还记得我家里挂的画?那几幅都是她画的,净海和尚每次都送我一点。只是没想到...无论如何,这人,我是定要保住的,还望裴兄莫要阻拦。”

沈炼脑海里又冒过凌云凯那副恶心的嘴脸,眼神又冷冽起来。

“得,那我就问一句,这北斋男的女的?”

脸上八卦的神色是挡不住了,索性就一股脑全涌出来了。

沈炼看着眼前那人变脸比翻书快,嘴角一抽。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她是个女的。”

“哟!沈兄艳福不浅啊!”裴纶脸上又变了表情,眉毛跟活了一样扭动着。

沈炼不曾开口否认,一掌拍在裴纶肩上。

“咳...”

前脚刚要走,又迈回来,沈炼转头道,“还有,那净海和尚,别为难他。”

“好。”

4

转眼又过了几日,裴纶那边还在查北斋一事。虽说他已经尽力把事情压下去,却还是不免有几个眼快的小官总能发现蛛丝马迹。调查慢慢朝真相靠近去,沈炼倒没事,北斋的处境却是岌岌可危。

深夜,沈炼坐在窗台上看着院子里透出来的一方夜空。北斋那天的面容又出现在眼前,一脸惊慌失措,楚楚可怜。可她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朝廷要杀的乱党,真值得自己杀了凌云凯去保?他不清楚自己对北斋是什么感情,可那绝不是喜欢,自从当年被那姑娘骗过了,就再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孩动过心。

那黑猫突然出现在窗台上,冲自己喵喵叫唤。他下意识握住了刀,从窗台上轻巧跳下来,看着黑暗中的一点。

“谁?”

他大喝一声,抽出了刀,看着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刀背上反射着月光。

树荫底下畏畏缩缩走出来一个人,是北斋。

“沈大人...”

沈炼松一口气,把刀放回去。

“你怎么在这儿?还不逃吗?”

北斋不回答他,只是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沈炼,你信我么?”

沈炼侧头看着她,明明怕的要死却强装镇定。

“信。”

没由来的就回答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沈炼在心里叹一口气,却听见她如是说着,“快去救裴纶...我拦不住他们了...”

“你说什么?裴纶出什么事了!”他急忙冲上前,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激烈了。

“他们要杀他...”

“谁?”

北斋看着他欲言又止。

沈炼却直接揪着她的衣襟吼起来。

“谁要杀他!”

北斋深吸一口气,小声道,“陆文昭。”

“你说实话!谁要杀裴纶?”

“他们就在我房子里,信不信由您,再晚怕是...”

没等她说完,沈炼已经松开手跑走了,留下北斋一人在院子里喘气。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