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瓶盖组】肆无忌惮

瓶盖是刀。
水卡西/卡西水提及有,是糖。
第一、二人称注意




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给克里斯提亚诺 罗纳尔多

你好。

他们说今天是中国的中秋节,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于是我笑着打发了他们,难得地早放员工们回家。

只此一次,赶紧趁我反悔之前回家过节,我笑着说。

Sese家的小家伙看着我,一根筋地问我是否要和他们一起回家。我知道无论说什么,他都能变着法子把我拐回去。小孩嘛,无非是他那个坑儿子爹给教的。

我抬头刚好对上他装作无辜的眼神。今天他依旧穿的一身蓝——看起来就像莲儿的动画片里那些蓝色的奇妙的小生物们一样——我记得自己很多次跟他理论过上班时间要穿制服这件事。

小孩儿又在跟我撒娇了。于是我蹲下来薅了一把他的头发。

好,我听见自己温和地笑了,不过要等到我下班。

我装作没有看见小孩儿在计谋得逞后回过头冲爸爸比的“耶”,这也是你教我的,偶尔装一下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尴尬。他是为了我好,我一直都知道。

你说过的话我也都一直记着,只是偶尔想起来又觉得有些好笑罢了,说起来都已过去这么久了。

在去他们家的路上,小孩一直围着我跑啊跳啊,大声叫嚣着要玩游戏,一会儿又指使我们去帮他买糖。

这时候大概已经黄昏了吧,空旷的街上少有人烟。街角那家叫“糖果屋”的店早关门了,只剩门口一个常亮着灯的坏女巫举着扫帚。她的眼睛是突出来的,嘴上涂了劣质的红色颜料,在节能灯的照耀下显得很是阴森。莲儿每次看到她都会大叫着扑进你怀里。

莲儿要做个男子汉啊,怎么会怕她呢。

每次我们这样笑着调戏他,他也总会中了我们的圈套,扑闪着大眼睛从你衣领边起开,怯生生地喊一句,狡辩说自己是男子汉。

Sese家的小孩儿又开始闹了,于是我们为了他绕路几条街去找糖果店。

那家店是我从来没进去过的,大概就是单纯不喜欢它红蓝条的像巴萨一样的配色。

对了,说起来,前段时间皇马又碰上巴萨了,我没看,也不知道你看了没有。当然也有可能你现在早已不再喜欢皇马了吧,也许你现在开始看德甲了,然后喜欢上了拜仁慕尼黑?你也许会喜欢罗本或者是莱万?别介意,都是我猜的,或许你都不再喜欢看球了吧。

后来小孩终于买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糖,Sese给他塞了一大把在嘴里,大概想用吃的堵住她的嘴。

最就肯定是堵上了,因为接下来的一路我们都再没有说过话。

我牵着小孩的手,嘴里还有一丝水果糖的温存。街上的灯是暖黄色的,我抬头让它们洒进眼里,又是就又不自觉地想起了你啊。

那年也是这样的,我们一起走在街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然后我扭头看着你,路灯的闪烁着的光闪在你眼里,就好像你眼里有我喜欢的整个世界那样。你的眼窝很深,鼻梁很高,眉骨在眼里投下一片阴影,遮住了那半个世界。于是我拉着你转过身,让光投到我的整个世界当中去了。

然后我呆住了,因为我从未想过世界上还会有那么好看的颜色,是那种会让我忍不住沉醉到里面去的颜色啊。那天我当场就吻了你,你的略显薄的嘴唇有点干,尝起来涩涩的。你的满眼里都是惊讶,于是我笑了——说真的,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会有那么多的勇气。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哈,这大概是我这辈子所能想到的最简陋的告白了。可也许只有这句普普通通的话才能最好地表达出我的内心。

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是主动告白的那一个,也觉得自己这时候本该像那些十六岁的年轻女孩一样心中小鹿砰砰乱撞的吧,可当我踮起脚尖吻了你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就安定下来了,好像我从不曾担心你会因此讨厌我,然后离开我。

是啊,我也曾担心过的,怕你不会接受这种微妙的感情,怕你以为我说的一切都只是开玩笑而已。其实如果你真的以为是开玩笑也好啊,然后我就可以理所应当地大笑起来,和你重新回到之前那样。只是默默地看着你也好,又或许可以在感情萌发出来的时候就用一抔不在意的笑容把它掩盖过去。

可你就那么看着我,眼眸因为路灯的光吧,整个都亮起来了。

好巧,我也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听到你这么说。

那大概是我这辈子里最幸福的时刻了。

小孩在看到伊戈尔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开心起来了。

于他来说,Daddy, papa和他一起,三个人才是最开心的吧。

我开始觉得,也许当初把莲儿送到姥姥家里也并非错误的决定。如果我们不能给他最好的,不如不要把他锁在身边。

恩佐已经长大了不少,他现在正在小学三年级了,在学校里交了不少朋友,天天放学和他们一起留下来踢球。我知道他都懂,说的是Daddy去出差了,但孩子们总是比你想象的心细啊,他已经几个月没有在我面前提起你了。

只是偶尔,我会看见他偷偷躲在房间里翻我们曾今的照片。他真的和你很像啊,一样的温柔体贴,一样的爱逞强,在看到我的一瞬间马上憋住眼泪,强笑着陪我聊天。

我知道,他大概也挺想迷你的。

迷你现在应该和伯父在一起吧,他也该长大不少了。大概,快和恩佐一样高了吧。

孩子们总是美好的。

伊戈尔走过来,问我是否已经放下你了。

怎么可能。

你对我来说太过重要了。

我也曾在夜深人静时躺在床上,心里想着要是当初不曾认识你,现在的一切会不会更好过一些,没有那些欢笑,没有孩子们,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痛苦。

遗憾啊,当然会有的。我会后悔当初就那么放手,眼睁睁地看着你一步一步在我心上踏出那些再也弥补不了的坑坑洼洼。

你向我保证你会回来,但我们都知道你不会。

你的离开是为了去守护你心中最后的那一点信仰,我不曾阻拦。每个人都有苦衷。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

至于最大的遗憾,是你的遗憾与我有关啊。

我抬头看着卡西,笑着说我早忘记了。

他太好了,不值得被我的那些伤感所烦心。

其实也没有伤感,对于我们好不容易求来的那一点平静,伤感也是奢侈的。

我拒绝了他们送我回去的要求,所以我现在就这么一个人走在街上,在这个“中秋节”的夜里。

不是吗?我们都曾年轻过的,那时候的轻狂、幼稚和勇敢大概都不会再回来了。

和你一样。

过两天也许我会把莲儿接回来住一会儿。他姥姥已经来了好几个电话说宝贝儿想我们了。可当他回到家,看到家里有大哥,有papa,却少了你们俩的时候,心里又会怎么样呢。

我不敢去想。

我以为我可以忘掉,可以撑着不说,可生活里的一切都在提醒我。有时候走在街上会看到来来往往的人无意中模仿你那些小动作,轻而易举的就把我花了那么久建立起来的防线,一一击破。

说来好笑,我大概把日子过成了狗血剧——只有失去了最爱的那个人,才会记忆深刻。

你肆无忌惮地钻进我的心里,所过之处,无不是血肉模糊。

啊,抱歉,说了那么多没有意义的。

只是,今天是中秋啊。

Sese家的小孩儿告诉了我嫦娥的故事,于是我就想,你会不会也像嫦娥一样,在哪里遥远地看着我。

你本该回来的,不是吗?

说这么多,也就因为确信你不会看到这些。本来想写封信的,这样如果因为信上写的地址早已不复存在,也许还会给我整个退回来,也就让我彻底断了念想。

挺好的,把积压在心里的伤口都暴露出来,让风吹吹不就结痂了,然后痊愈。

当然会痛啊,但痛过之后就可以习惯了,也就接受了。

可我转念一想,还是懒得动笔。你走了之后都没人逼我早上爬起来健身了。

大概就这样吧。

把这封毫无逻辑可言的信发到一个我都不知道是否还在用的手机上,发给一个不知道是否还记得我的人。

啊,好多了。

以及,中秋快乐。







写的时候听的歌:《肆无忌惮》《我们》《最好》《那是你离开了北京的生活》等各种悲伤。
中秋节突然就好难过。
毫无逻辑的一篇,抱歉。
这个断断续续写了两天,前后文风大概不太统一。想写的大概是我宠在总裁离开几个月时一直故作镇定,直到那天才情绪崩溃种种,也有刻意去营造那种感觉。
部分点来自以上几首歌歌词。
文笔不够好,也没谈过恋爱,写不出他们半分好。
中秋节如果引起不适请见谅。
再次抱歉。
以及,中秋快乐。
爱你们

评论 ( 8 )
热度 ( 23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