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瓶盖组】床垫硌着腰了?

ooc小段子
一直很想吐槽的酒店床垫不舒服以及瓶盖组粮荒啊暴风哭泣
emmmmm

“操...克里斯你大爷!”

男人伏在队宠身后摩擦着,下身一边冲撞,手手上动作也没停,有力的手指碾压着巴西人红肿的乳*头,逼得他叫出声来。

“你说什么?”罗纳尔多压低了声音问。

“...克!里!斯!我操你大唔——”

话还没喊完又被堵回嘴里,马塞洛愤愤地咬了他一口,换来更激烈的撞击。

罗纳尔多把他摁回床上,脸蒙在那人的蓬蓬头里,老天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好的发质!他继续挺动着身体,足球运动员的体力并非一般人可以承受,所幸马塞洛跑完全程九十多分钟超高控球率也不是浪得虚名,直到——

“Babe你没事吧,”

他把对方整个翻过来,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巴西人红肿的眼眶。

“...抱歉,是我不好...”

话是这么说的,想也是这么想的,但停下来是不可能的。马塞洛声音里已经染上哭腔,

“明天...还有比赛...”

克里斯一愣,又笑了,“让内马尔那小子自己去踢咯!塞尔维亚而已,他自己搞不定啊。”

马塞洛在心里翻他一连串白眼。

“...我想上场。”

“我想上*你!”

克里斯流氓耍得理直气壮。

“操*你妈,克里斯。”

“...”




内马尔:(发自内心的怒吼)我敲里吗罗辣耳朵!敲里吗!

评论 ( 8 )
热度 ( 76 )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