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北雎是一支熊

你好啊!
这里大熊_
主瓶盖,盾铁_
由于初三学生狗_
周更大概_
行走在北极圈的熊_
谢谢喜欢_

【沈裴沈】橘子 (中)

这进度怕是永远也写不到鹤聪了x
北斋第一助攻
不知道她愿不愿意画个同人图?(误

3

“哎...你说,这凌总旗没了,下一个调到我们头上的是谁啊?我看啊,人八成不是那什么北斋杀的,咱们凌总旗那身手,一般人哪杀的掉啊,我就觉得是沈炼!他们早有不和了,再说...”

那小官还没说完就被他那同伴拉到一边去了。

“你少说两句吧,记不记得殷澄那小子怎么死的?想跟他一样啊,积点德吧你!”

先前那小官努努嘴,也没再乘一时之快。两人一起躲在树荫下,远远看着裴纶和沈炼在北斋房子前面的空地上争执。

“...然后,凌总旗就这么死了?”裴纶挑眉看着对方,脸上写满了不信。

“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歹徒是用剪刀行的凶。...

2018-04-01

【沈裴沈】橘子(上)

先放这篇吧,大概算前传?
半夜躲在寝室里玩手机码字,我怕是废了
私设有/

1

北镇抚司沈炼爱上了吃橘子。

这已成为近几个月来南北司个个锦衣卫无论官职茶余饭后必谈的经典话题。

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和前阵子殷小旗之死放一块儿就变得有趣了。

大概所有人都觉得殷小旗是沈炼杀的吧,为了保命。沈炼不曾否认,反正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听真话。他甚至不曾麻烦老陆,这种浑水,少牵扯一个人是一个。

曾今他也是一个懵懂的男孩,组长几代都是锦衣卫,他也自然地成了锦衣卫,上来就做到了百户。他也曾真心喜欢过一姑娘,可当他发现那姑娘只是拿着他那一点微薄的俸禄去和对门小伙幽会时,一怒之下失手杀了那小伙。谁知那姑娘逃了...

2018-03-26

【沈裴】是你

   想写沈裴想到睡不着
第一次发文有点鸡冻x
讲的大概就是沈炼生无可恋投河自尽看到自己一生,然后裴大人重生去找他的故事。

       冷,这是此刻沈炼唯一的感觉。
  裴纶说人死之前好像会跳出自己的一生?他始终忘不了那个下午,裴纶淡淡的微笑。
  周围全是水,阳光从水面上照射下来,在他身上留下点点斑痕,可沈炼却丝毫不觉得暖。
  终于,就在自己不小心吸了一大口水进嘴后,眼前终于浮现出了那一幅幅往年的画面。他一度以为自己所看到的应该会是妙玄,哪怕是周妙彤。毕竟是自己真心对待过的两个女人,即使谈不上爱。
  可他却是猜错了,...

2017-09-15

© 花北雎是一支熊 | Powered by LOFTER